通行禁止同好会

【一方通行❤最后之作】
【通行禁止同好会汉化组】
【魔法禁书目录】
【汉化组持续招募:群号257574732 验证:翻译/修图/嵌字】

【2017.11.9汉化同人小说001】【通行禁止同好会】Childhood lost(2)

迟来的2……

1的话因为莫名提示有敏感词语,现在是被屏蔽中,暂时先放出微博上的地址,等什么时候屏蔽结束,超链接修改为lof地址

上文地址:(1)

Childhood lost汉化组名单

图源:雪的耳语

翻译:彼岸银铃



妹妹们的数量照这个样子减少下去,事态会变得如何呢?她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,可这个问题却总是在脑中萦绕不散。对现仍能活动的妹妹们的数量,最后之作有着清楚的认知。

在不容宽恕的计数后,她的内心随之而来蔓延开一阵空虚。哈……她深深叹了一口气,转身面向田地,庭院用的硬拖鞋在大门口啪啪作响。

她不经意间瞥见了背后的车道上由远及近奔驰而来的红色车影。虽然是在没有经过修理的狭窄的乡间小道上,这辆车却依然速度惊人。不久,车隔着矮树篱笆在最后之作的眼前穿过,又往前跑了大约十米,突然紧急刹车。

“………?”

最后之作对此露出了怀疑的目光。车再次有了动作,这回它谨慎得向后退,停在了最后之作家门前。最后之作有些担心,把车停在这里会不会堵住后方的其他来车?但她紧接着修正了自己的想法,来这条路上的车三天都不一定有一辆,所以大概不必在意。

从红色的丰田上飒爽走下的,是一名身着白衬衫与黑色棉布紧身裙的女性。与粗糙的服装极不相称,她抱着厚厚的文件,看上去像是某个地方的大学生,但很不凑巧,这附近并没有什么大学。

在她摘下遮阳用的太阳镜的时候,最后之作一瞬间说不出话了。

“好久不见啊。”

对上目光的那一刻,那人开心地笑了。那是与自己十分相像的女性。在那人爽朗的笑声中,最后之作费劲挤出的声音在某一瞬间也融入了进去,她喃喃道:

“——姐姐大人。”

这驾驶技术即便是奉承,也难以称其潇洒。凭此从旧款的丰田中现身的,正是妹妹们的素体,御坂美琴本人。

她像是理所当然一般钻进了家门,站在最后之作面前。她的个子比最后之作还要高上十厘米,过去与最后之作同样及肩长的头发,如今用大号的条状发夹束成了一束。

难以改变的未来预想图,在五年后,却以这副姿态确确实实地抵达了。

“看你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……欸,真讨厌啊,别这么戒备嘛。”

对明快地说着这种话的御坂美琴,最后之作低下了头,发现自己连讨好地笑笑都做不到。

知道妹妹们现状的,只有学园都市的一部分重要人士和御坂美琴而已。她在上大学的同时,也所属于学园都市的研究机构,如今同样也是妹妹们的管理责任人,被要求实施对相关人员的绝对缄口令。

“……并不是,戒备什么——”

保持着低头的姿势,最后之作再次喃喃道。

御坂美琴像这样造访这里,已经是第三次了。第一次是两个人从学园都市逃出来过了一年多的时候,第二次是在搬到这里之前住在海边的时候,接着就是这一次了。

美琴造访这里的理由不得而知。她总是只和一方通行见面说话,然后就直接回去了。

——他已经无法战斗了。听着,最后之作。请和一方通行一起,离开学园都市。

既然是妹妹们的管理责任人,如今美琴的立场应该在学园都市这一方。那是会去利用最后之作、妹妹们以及最重要的一方通行的学园都市。

可是三年前,拉着负了重伤的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,帮他们逃出学园都市的不是其他人,也正是御坂美琴。

即使是现在,只要闭上眼睛,当时的记忆就会无比生动地苏醒。血腥味弥漫,硝烟无数,泪水与污泥混杂在一起,那是十分残酷的夜晚。

“振作一点!这一回轮到你来保护他了啊!”她斥责了几近恐慌状态的最后之作,甚至帮自己做好了逃走的准备。当时还是高中生的御坂美琴为什么能做到这些事,最后之作无从得知。恐怕是一方通行以前的工作伙伴给了她引导吧。

最后之作几乎没有从一方通行口中听到过有关他们的事情,不过从一些坏话里,她能感受到他们之间有着类似于信赖关系的东西存在。

“一方通行是在房间还是在画室?”

美琴像是要窥视最后之作背后的房屋一般说着。无意识地,最后之作站在她面前,挡住了她的目光。

对于最后之作的动作,美琴瞠目结舌,她微微苦笑了一下,“嘛,既然家里这么小,那大概很快就能找到了。那么,让我进去吧。”语罢,她越过最后之作径直进了屋子。

“等等……!”

“什么?”

突然,最后之作伸手拽住了她的衬衫,拖鞋底也与地面发生摩擦起来。美琴停下了,她眨了眨眼,低头看了过来,最后之作瞧着那样的美琴,想要说的话都噎在了嗓子里。

明明有不少想说的话,但却什么也说不出口。这个人,到底准备对那个人说些什么呢。

在短暂的沉默过后,最后之作缓缓放开了抓住美琴衬衫的手。美琴静静地低头看着,忽然用响亮的声音对最后之作叫道:“呐!”

“邻居家的客人是经常吃柿子的客人。”

“……?”

“试着说说看。邻居家的客人是经常吃柿子的客人。”

突然之间在说些什么呢。最后之作虽然这么想着,但还是照做了。

“邻,邻居家的客人是经常吃柿子的客人。”

“OK——那再来三次。”

美琴迅速地伸出三根手指,严厉地发话了,因此最后之作顺从了她的意思重复道:

“邻,邻居家的客人是经常吃柿子的客人,邻居家的客人是经常吃柿子的客人,邻居家的客人是经常吃柿子的客人!”

“做得很好——因为你从以前开始就是非常能说的孩子嘛,所以我想着你一定能做到的。”

“哈……”

美琴的话完全是不知所云,可最后之作却有了种松了口气的感觉。最后之作目不转睛地仰望着美琴,美琴像恶作剧成功的孩童一样笑着,说道:

“最近你在我面前都是不动声色的,所以我有些担心啊。”

她把手轻轻搭在最后之作的肩上,越过最后之作走了进去,这回,最后之作无法再阻止她了。

美琴的背影消失在屋子里,最后之作望着她,感到无可奈何。

除了要承担妹妹们的管理与调整,美琴恐怕还知道些其他的什么。比如,妹妹们现在是什么状态,再比如,一方通行被影响到了何种程度。她知道最后之作怀抱着的所有不安,以及真实。

一方通行的身体活动因御坂网络的弱化而变得更加不自由,以前他还能依靠拐杖走路,可如今他连使用拐杖的力气都被剥夺,只能通过轮椅行动。

这其中最不幸的事是,他若无其事地将这些全盘接受了。他没有执着于学园都市的最强称号,即便是失去了能力与自由,他还是和一直以来一样淡然。

干脆责骂御坂一番也好啊,那样他会轻松很多吧。但是被否认的话就太可怕了,最后之作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。

小的时候,是多么纯粹啊。对于一方通行,最后之作只有喜欢和重视等等这样的感情。她曾以为能和黄泉川、芳川、还有他永远地生活在他们构筑的小小世界里。

好想回到那个时候。但如果这么说出口的话,一方通行一定会生气的吧。毕竟他因为自己和妹妹们失去了一切,在他的面前,最后之作不可能说出这种话。现如今,她和一方通行两个人像无根之草一般漂泊无依,但对此,他们没有任何不满。只有这件事,是毋庸置疑的事实。

“天气真不错啊。”

目送美琴离开之后,最后之作就一直在庭院前面发呆,这时,背后突然传来了搭话的声音。最后之作回头看去,那里站着已经熟识的半老男性。

“京极先生。”

“好,好,你好呀。”

那位男性无视季节,身着灰色西装。他稍稍抬高了博沙利诺的巴拿马礼帽,在门的对面向最后之作点头示意。他的举止在这乡下的环境中,有着和美琴不太一样的不协调感。最后之作稍微笑了笑,打开了门。

“不好意思,现在家里有客——”

“嗯嗯,没关系哦,我刚刚都看见了。”

这个男人似乎有着重复开头的话的毛病,初次交谈的时候就觉得有些违和,最后之作把这些告诉了一方通行,后者道:“你不是也差不多吗?”最后之作张着嘴只觉得无话可说。

名为京极的人以两周一回的频度造访这里,他是一名美术商人,也就是说他是一方通行的工作对象。他会买走一方通行的画,然后到街上卖掉。自己和一方通行为了躲避学园都市的耳目四处辗转,而他总是能联系到这里来,是个十分奇特的人。

最后之作想要进去催促一下,京极说道:“不用,不用,我在这里等着就可以。”他指了指院子前面的木制踏板,将其称之为外廊实在是太过简陋,天气不错的时候,他经常在这里等待一方通行完成工作,看样子这个地方他很喜欢。

“你好像很没精神啊。”

“并没有……”

放在最后之作腿上的碗里装着小番茄,它们不安地滚了滚。大概是京极有些同情这十分明显的动摇,他只是微微笑了笑,并没有深究。

他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啊,最后之作这么想着。明明已经明确地打听过他的名字和来历,而且也曾多次交谈,但最后之作总觉得他有些可疑。但是,这对于仅仅和一方通行两个人来完结世界的最后之作而言,她稍微感到心情舒畅。

以前的时候,对于他在意的画,他也曾问过一方通行,那画的是什么。

——举个例子,假如说有一张画里存在着一个东西,无论谁看都觉得是苹果,但有一个人却说:“那是柠檬。”可是,那并非错误的。

总而言之,关于画的解释,那样就可以了。所以你只要单纯地去看他的画,然后去感受、理解就行。他笑着这样说道。

对还未能理解的最后之作,他又道,“那么,我们再稍微深入聊聊吧。”

——画,分两个种类。简而言之,一种是让别人看的画,如若不然,则是另一种。他的画,很明显是后者。

他说,为了让别人去看画而去卖不曾画的作品,究其原因,大概单单只是金钱的问题吧。那样的话,为什么硬要买一方通行的画呢?最后之作询问起来,那人回答道,说来有些讽刺,就是这样的画才能打动人心。

结果,最后之作听了专业人士的见解之后,明白了那说到底还是艺术、感性的问题。对她而言,不能理解的部分太多了。

她唯一明白了的是,一方通行的画并不是为了让任何人欣赏而画的。说不定,他是从画画这种行为本身中找到了什么。虽然模糊不清,但只有那里是靠近核心的位置。

“天气,真的很不错啊。”

“……是啊。”

像是有什么十分耀眼【】,最后之作学着京极的样子仰起脸,再次望向天空,明澈的蓝天里云朵漂浮,轮廓鲜明,草地的热浪随着午后渐进而越发汹涌,夏天马上就要来了。

“说起来那个,好像很好吃啊。”

从刚才我就很在意了,这么说着的京极将目光投向最后之作手边的碗。

“啊,可以的话,请尝一个吧?这是自家田地里长的呢。”

“好,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他笑嘻嘻地从最后之作端过来的小番茄里拿了一个放入口中,一边用有些眩目的目光望着天空,一边咀嚼着,脸上挤出了皱纹。看着他的侧颜,最后之作感到很温暖,总觉得令人十分怀念。

“这里是个好地方啊。”

“这可是乡下哦。”

“到了我这个年纪,这样的地方才让人觉得安定。绿色充满了生机,天空高远,空气清新,夜晚的繁星也十分动人。”

而且最重要的,番茄很好吃。被京极的笑容感染,最后之作也微微地笑了。

已经遗忘太久了。那四季流转的美妙、大自然所展现出的强劲活力,以及她那无与伦比的温柔。

在集合了最前端技术的学园都市中的时候也是,正是因为被限定了活动地点,所以最后之作才越发能感受到自然的魅力。确确实实,在孩童时代,她最喜欢这些东西了,可自己为什么会忘了这一点呢?

对花草树木渐渐不再抱有兴趣,仰望天空与看星星的的次数也在减少。她觉得那和“想要快点长大的人在长大之后反而忘了这件事”有着些许可悲的相似。

“你是在担心他吗?”

头顶有声音突然响起,最后之作条件反射地抬起头,半老的男人依旧笑容温柔,他低着头,以目光催促着她。

在短暂的犹豫过后,最后之作微微开口:

“……在想是不是,工作做得太多了?”

“哎呀,哎呀,对我而言还真是刺耳的话啊。”

“啊,对不起,并不是想要……”

最后之作慌张地在胸前挥了挥手,京极见状笑着点点头,“哎,哎,我明白的。”

看着他的笑容,最后之作松了口气,她问道:

“那个,京极先生。”

"虽然是很自由,但无法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和虽然不自由,但却能和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,你觉得哪一种更幸福?"

“噢,噢,听到了很有难度的问题呢。”

“很难吗?”

“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。”

“一般来说,这是很难的问题?”

“对啊。”

他没有再重复两遍开头的话,作为代替,他深深地向着最后之作点了两次头。

“那么,京极先生呢?”

“我当然选择前者,因为我已经,再也无法和重视的人在一起了。”

这个答案让最后之作有些意外。到现在为止的对话都只是暗示着方向性,并没有主观成分的介入,一站在他的立场上就能获得如此明确的答案,这是最后之作没有想到的。

他一定是很喜欢那位没能白头偕老的妻子吧。最后之作抬头看去,那张脸上笑容依然,安稳和蔼,但最后之作总觉得,他的眼眸中浮动着些许寂寞的神色。

“但是,很自由对吧?”

“嘛。”

也许是因为最后之作求援一般的话语拼命地涌入他的耳中,他眯了眯眼,在那含糊的回答出口的同时微微歪了歪头。

失去了能力的一方通行,和失去了妹妹的最后之作。互相陪伴这件事对于两个人来说或许太过不自由,可是最后之作一直觉得这样就很好。不在一起的生活,她根本不想去考虑。

但是,一方通行又是怎么想的呢。

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不同,从一开始就拥有着很多的东西。强大的能力,和学园都市最强的荣誉。他所牺牲的东西和自己所牺牲的东西究竟可以放在天平的两端吗?一旦开始思考便难以终止,唯有不安不断地翻涌而出。

“无论选哪个都是可以的啊,你按自己的想法选择就可以了,不过,可别搞不清楚什么才是重要的。”

对陷入了沉默的最后之作,旁边的男人如此说道。那话语看透了自己像钟摆一样摇摆不定的心,他的眼睛里是一成不变的温柔与和蔼。

“谢谢。”

最后之作微微颔首。“没事,没事。”他重复着自己拿手的口癖。再次将看上去很耀眼的目光投向了天空。


评论(3)
热度(38)

© 通行禁止同好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