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行禁止同好会

【一方通行❤最后之作】
【通行禁止同好会汉化组】
【魔法禁书目录】
【汉化组持续招募:群号257574732 验证:翻译/修图/嵌字】

【2018.6.9汉化同人小说001】【通行禁止同好会】Childhood lost(4)

剧情越来越扎心中……


 上文地址: (1)   (2)  (3)

Childhood lost汉化组名单

图源:雪的耳语

翻译:彼岸银铃



Interlude(插曲)

少女凝视着红黑的浓烟滚滚升起,满面尘埃的她站在学园都市的一角怔楞着,所在之地正不断崩塌。

敌方的能力者已然全员出动。目所能及之处,建筑坍塌,瓦砾破碎,与双方战斗所引发的火势一同,正不停地扩大着范围。

“或许,已经迟了吧。”

她嘟囔了一声,没有人回答她的话。在离她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人正盯着少女的背后看。他沉默着坐在瓦砾堆里,金发上的太阳镜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。

“……像个笨蛋一样。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,我明明知道啊。明明只有我,明白这其中真正的意思……”

她垂下头,咬唇吐出的话语不断震颤着,充满了愤怒与不快的自嘲。

也不知他是可怜这一切还是觉得悲惨,背后的男人的声音从瓦砾中幽幽落下。

“这不只是你的错。”

“那你说这是谁的错啊!”

激动的少女回头看去。她对上太阳镜男子的脸,却看不懂他的表情,一瞬间,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缓缓低下了头。

“……对不起,是我在乱发脾气。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男子脸上浮现出小幅度的苦笑,他耸耸覆着夏威夷衬衫的肩膀。那个瞬间,兴许是不远处的瓦砾崩落了,热风携着巨大的声响在两人之间卷起了漩涡。少女的短裙被掀起,男子的衬衫也灌满了风。

少女身上所穿的,是学园都市中屈指可数的大小姐学校的校服。它被红黑的血液浸了个通透,可那并非都是她自身的血液,它们属于面前那个到现在为止仍呆在这里的男人。

或许可以被评价为濒死吧。是否还有命活下去呢,可能性大概五五分。如果没有学园都市中被称为“冥土追魂”的医师作为依靠,他存活的几率可能会更低。

——不要,不要啊,一方通行!

那声音还未能纠缠入耳,它属于与自己极度相似的少女。过于错乱了。她想着总会想办法让他恢复的。虽说如此,但唯一被拜托的男人总归变成了这幅模样。她无法想象,这会给少女幼小的心灵带来多大的负担。

放走他们,这是少女的独断。她认为这么做是必须的。不管是为了无视最后之作的命令而陷入沉睡的妹妹们,还是直接受其影响而身负重伤的那个男人。

明明这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。可是她为了保护自己,害怕内心受到伤害,而将计划向后延迟,却狠狠伤害了他们。

发生了这样大规模的失败,学园都市再也无法坐视不理了吧。虽然不知他们将会如何行动,可他们十分执着于量产型克隆。他们一定会对最后之作进行外部干涉,想方设法强迫妹妹们醒来。

(那种事情,我绝不允许。)

为了保护妹妹们,为了不让他们二人分离,少女决定展现自己的力量。这是她的责任,她根本无法推脱。虽说她过去对这该被人诅咒的实验毫不知情,但她却曾给其提供过支持。

所以少女决定去直面过去。

“谢谢你救我。”

少女再一次面对身后的男性,从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。虽然只会让人觉得太慢了,警备系统终于还是恢复了作用,警备员似乎出动了。

“啊呀,我们也还是有些优点的嘛。”

男子撑开无畏的笑容说道。少女和他认识是在几小时前,没有任何事先的接触,他伸来帮助的手也让人觉得十分唐突。而让她决定接受帮助的是他出口的那番话。

——我是上条当麻的熟人,前来帮助你。

连她自己都觉得,如果将其比作咒语的话,那也太随便了。被简单地掌控了想法这一点无法否认,可那也不是说,他不说出那个名字自己就不会信任他。在并不算短暂的相处中,她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存在着那样的关系。

虽说如此,那样的他也不存在于学园都市中了。自他隐藏行踪开始,已经有两年了。

“话说你们这些人,是一方通行的同伴吧?你们不该觉得我是在为了妹妹们进行复仇吗?”

“要是真的如此,那么打倒他们就是那家伙的责任了,和我们没什么关系。”

“你还真是冷血啊。”

“我们本来就是那样的关系,你明白的吧。我们是因为利害关系一致才一起行动的,并不是什么同伴啊。”

警铃声已经十分接近了。男子隔着太阳镜飞速瞄了一眼声音的来源,他催促着少女,“跟上来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呢?”

小跑着跟在要返回的夏威夷衬衫男子后面,少女出声询问。将滚滚浓烟置于背后,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恶劣的笑容,他说:

"我不是说是说过了?我们也还是有点优点的。"

 

 

3

那一天最后之作像往常一样回到家,打开玄关的大门便倒吸一口凉气。

走廊向里延伸,血迹错综分布仍在蔓延。有什么被拖拽走了的痕迹,墙上还残留着挣扎的手印。简直像是从恐怖电影中截图下来的画面一般。最后之作有一瞬害怕了,但她很快脱掉鞋子,迅速冲到厨房,差一点就跌倒。

平常的话,面向厨房的画室门口那里总会漏出些光,而今天那里什么都没有。不详的预感从胸口涌出,最后之作鼓起勇气打开了门。

“这是……什么啊……”

窗帘很罕见地被拉开,夕阳西沉斜斜洒下,将窗帘的一面染成安稳的橘色。但这副景象与往常太不一样,水泥地上的血迹到目前为止最为触目惊心,仅仅看上一眼最后之作就要昏倒了。

不过,有件事比起那些更令人吃惊。在一方通行经常坐的位置的正面——放置画布的地方,装着射击用的靶子。似乎有经常被使用,那上面布满了洞,黑字上白色的圆几乎都看不到了。

枪被毫不掩饰地丢到水泥地上,屋子里面还立着一方通行的画作。虽然屋子里颜料的味道四散,但确确实实,也充斥着硝烟的气味。

在这里,一方通行瞒着最后之作偷偷做了些什么,最后之作一目了然。但是此刻,一方通行并不在这里。最后之作转过身顺着血迹走,一直走到了一方通行的房间前。

“一方通行!”

最后之作打开房间的门,只见一方通行趴倒在地上。像是经过了一番痛苦地挣扎,他扯下了床单并把它抱在怀里。最后之作跑过去测他的脉搏,比以往要快很多。他的身体很烫,呼吸却很浅。

“骗人的,不要,不要啊,振作一点,御坂御坂……”

最后之作也没在乎白色的水手服被染上血液。她扶起一方通行的身子并抱住,仔细端详之后,她发现对方的气色差的要命。

本来因为反射能力的缘故,他的气色本就不算好,但此刻比起以往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太过惨白。

(该怎么办……)

她的手颤抖着抹去了一方通行脸上的血迹。虽然也有可能是受伤了,不过依目前的状况看,恐怕是他吐血了。以前住在其他地方的时候,医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,此刻亲眼所见只让人觉得无措和恐惧。

她心中想着,必须要振作起来。可与之相反,绝望与悲伤只是愈演愈烈,难以抑制。少女伏向他的胸口。

“……吵死了。”

有声音掠过耳畔。最后之作猛地抬头,只见一方通行微微抬起眼皮,正瞧着皱着眉哗哗掉眼泪的最后之作。

“一方通行!”

“别在我耳边吵啊……会影响身体的……”

他一边说着一边想要起身,可是他使不上力,眼看着又要倒下去,最后之作朝他伸出了手。最后之作猜测自己可能会被拒绝,但意外地,一方通行露出痛苦的表情,拉住了最后之作的手。二人费了一番工夫,一方通行总算坐起身,背靠着床板。

“果然还是有受伤吧?你还好吗……?”

 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……只是在做射击练习的时候,药吃完了。”

他抓着衬衫下沿胡乱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视线落在装药物的纸袋上,那东西在医院随处可见。最后之作对纸袋上的医院名称很有印象,不如说她以前就受过那家医院的关照。

这里会有学园都市医院里的药,其中缘由最后之作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。药是御坂美琴她交给一方通行的。

一方通行让她拿药过来,简直就是为了隐瞒自己的病情。对于这一事实,最后之作只是无措地想哭。

“御坂马上给你叫医生,所以你再稍稍等等——”

“别去。”

他抓住想要起身的最后之作的手,制止了她。手心里的手腕温度炽热,似乎体温过高。

“为,为什么……?”

“……你蠢吗。那么做的话,就会暴露给学园都市了吧……不对,那家伙已经来过了,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已经……”

他深深地叹了口气,自嘲着说道。看样子他已经服过药了,可说话还很艰难,最后之作悄悄支撑住一方通行将要倾倒的身体。

“没事,这种程度很快就能治好……平常都是这样的吧……”

“虽说如此,可是你呕了这么多,这么多的血……”

她难以忘记将画室地板弄脏的红黑。在那里呕血的一方通行拖着身体,依靠不方便的双脚来这里寻药。

将走廊和墙壁染上血液,拼命在家中爬行,他该觉得多痛苦,他又有多痛呢。为什么那个时候,自己不在他的身边呢?

即使被抱紧了颤抖的双肩,即使被摸头安慰,深深压迫在最后之作胸口的恐怖却丝毫没有消失的迹象。泪水,停不下来。

“你一直在那,进行枪的练习……?”

“啊。”

“为什么做那种事……御坂御坂询问道。”

说着,最后之作抬头看一方通行,而一方通行像是陷入了思考,将目光投向天空,他并没有回答最后之作的问题。沉默片刻,一方通行终于开口“呐”一声,引得最后之作抬头看去。

“你,隐瞒了我不少事吧。”

听到这唐突的话语,这回轮到最后之作陷入沉默。

一方通行被告知了什么呢?她不是不知道。那是一方通行无法得知,而只有作为妹妹们统括者的最后之作才能知道的事实。是使妹妹们挨个进入沉睡的,真正的理由。

“……你在,说什么……?那种事情御坂……御坂……”

声音在无意识间越来越细,最后之作不知何时不敢直视一方通行看来的目光。她的身体从底渐渐泛上寒意,她打了个颤。

“……我就那么,不可靠吗。”

嘟囔似的声音从头顶落下,与他的风格太不相像,最后之作条件反射抬起了头。短时间内视线交错,他的目光过分真挚,最后之作根本无法移开视线。

她用力摇了摇头,否定一方通行的话,她从未如此认为。无论何时,一方通行都守护着最后之作,在他眼中,最后之作比这世界的一切都要重要。正因为如此,他才总是像这样受伤。

(无法忍耐)

少女的眼泪随着眨眼不断垂落,一方通行安静地为她拭去,问道:

 “让重要的妹妹们陷入沉睡,直到我的能力被抑制,以此去和学园都市拉开距离?” 

“——”

胸腔中心脏咚咚作响,最后之作只觉得眼前一片空白。

正如一方通行所言,让妹妹沉睡的,正是最后之作本人。如果御坂网络不断弱化,那么一方通行的能力自然会有无法使用的一天。最后之作不忍心看一方通行总是为了自己伤痕累累,于是她把妹妹们的自由和一方通行放在天枰两端,结果,天枰倾向了一方通行。

如同一方通行会保护最后之作一样,他同样也会保护妹妹们。最后之作明知如此,还是做出了阻止他一般的举动。

不管怎么说,在三年前的事故中,是御坂网络没能完全支持他能力的演算才导致了一方通行受了重伤。他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最后之作。

少女像是忘了呼吸一般,睁大了双眼泪流不止。一方通行叹了口气,将手掌轻轻放在她的头上。

“并不是在对你生气。只是觉得自己太不中用了啊。”

“……对,对不……对不,起……”

对着凝视自己的一方通行,最后之作光是说出抱歉就耗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她一直都十分恐惧,是自己任性的愿望,给一方通行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。她怀抱着沉重的罪孽,为了呆在他身边而悄悄将事实隐藏起来。

眼泪源源不断地填满眼眶,最后之作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着。她自出生以来,第一次像这样哭泣。

一方通行俯身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他突然把最后之作抱住。在温暖的臂弯里,最后之作眨了眨眼睛。

“明明还是个小鬼的时候,只要帮你一把,你就高兴的不得了。你根本不用考虑这些复杂的事情啊。”

令人吃惊的语调中感受不到丝毫的阴郁,此刻,温柔却让人不可抑制地感到悲伤。

他之所以在画室不断地练习射击,是为了保护不知何时可能还会被学园都市处理的最后之作。失去了以前的能力,对他的身体多少会造成阻碍,而他则会以身为盾去保护最后之作。

少女后悔死了。如果能逆转时间的话,她一定会阻止那个有着愚蠢想法的自己。像是诅咒自己的存在这种事,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。

可是,唯有离开他这件事,最后之作从未想过。没有比他更重视自己的人了,这世上最后之作最喜欢的人就是他。

“算了,不过你也你稍微长大了啊。”

动不动就吵得不行这一点倒是没变。这么说着,一方通行小小地笑了。他有些困扰的笑容,最后之作真的很喜欢。

“御坂,御坂——”

“这一点也是。别强迫自己说了。”

一方通行总是弹她的额头,而此时他将自己的前额抵上少女的额头。颜料的气味,血和轻微的硝烟味瞬间充满了鼻腔,那是一方通行的味道。这简单的动作,让最后之作的心脏一下子揪紧了。

 “除了我以外,你很少和别人你说话吧。你靠着什么撑过来的啊。笨——蛋。”

“……呼,欸。”

“不要哭了。还有,你在学校没有朋友吧。”

“那,那和现在的事,没,没有关系吧……”

最后之作抬头睁着泪眼汪汪的眸子抗议,一方通行苦笑着将她的头引向自己的怀里。他的衬衫早就因被少女的泪水打湿而变形,可他毫不介意。

最后之作所后悔的那些事,他是从何时注意到的呢?少女哭得太久,头痛万分,思考也变得迟钝了。

一方通行抚摸着正抽噎着的少女的头,突然说道:

“这里,也差不多到时候了。”

在准备搬家的时候,他总会这样说。而至今为止,最后之作从未摇头拒绝过。

这里天空高远,群星动人,空气澄澈,西红柿也是如此美味。同学们总是离自己远远的,这一点倒是去哪里都不会改变。她并不讨厌乡村,可虽说如此,也并非对此处有所留恋。

结果,无论去哪里都是一样的。无论何时,最后之作的世界,都只由一方通行构成。自从和妹妹们分开,与芳川和黄泉川连道别都没能来得及的那一天开始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最后之作轻轻地却又坚定地点头。可是为什么呢,明明不该后悔的,眼泪却还是溢满了眼眶。

“没事,跟着我就好。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听着一方通行的话,最后之作再次狠狠点了点头。


评论(2)
热度(30)

© 通行禁止同好会 | Powered by LOFTER